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検索選択
鬼故事 ブログトップ

胎兒的怨恨 [鬼故事]

“什麼?懷孕?” “是的那我們結婚吧。” “結婚?我為什麼要和你結婚啊?” “因為我懷了你的孩子啊!” “我的孩子?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 “你說什麼?我是真的懷了你的孩子。” “這個孩子是不是我的還不一定,你別賴在我的頭上。” “什麼?你還是不是人呀!他可是你的孩子。” 這是志偉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張空白支票,扔在地上“這張支票隨你填多少,就算是我給你的補償,以後你就不要來找我了。”說完就向門口走去。 “等等,志偉。”小麗沖上前去拉住志偉的手不准他離去。 這時志偉用力把小麗推倒在地上走出了門外,小麗頓時感到肚子疼痛。她捂住了肚子血從裙子裡流了出來。 幾個月後志偉一如既往地來到夜總會。 “你小子有女朋友了還敢來鬼混不怕被女朋友發現嗎?” “我和那女人已經完了,好了,我去一下洗手間。” “嘩......”志偉沖完馬桶正要去洗手。 突然耳邊傳來輕微的似乎嬰兒啼哭的聲音,志偉感到莫名其妙,洗手間裡怎麼會有小孩子聲音呢?但是這個聲音越來越大他可以清楚的聽到小孩那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這讓志偉心跳加速頭腦裡還不斷的呈現出恐怖的畫面,更讓志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突然馬桶裡轟隆隆的沖出水來,怎麼都關不住,慢慢的,慢慢的水越來越紅......“血!”志偉被嚇得兩腳發軟這裡嬰兒的啼哭也漸漸的小了下去,但換來的卻是一個老太婆陰沉沙啞的更恐怖的叫聲:“我要投胎還我肉身,我要投胎......`”志偉已經被嚇得丟掉了魂...... “啪”夜總會裡的燈全熄滅了。 “怎麼了......`”夜總會裡的人一陣恐慌“啪”,燈又亮了,“沒事,沒事,只是短暫的停電,大家繼續玩。夜總會裡又恢復了平靜“啊......”大家隨著叫喊聲跑過去“啊......志偉?”朋友們都認出了他只見牆上寫著“還我命來”,志偉光著身子平躺在地上下身穿著尿布,嘴裡還叼著奶嘴,肚子被深深的劃開,眼睛似乎嬰兒剛出生來一世界般地盯著所有的人......。

背包帶怎麼有紅色的...? [鬼故事]

在講這件事之前,我提醒各位:對那些莫名其妙出現在你附近的東西,千萬不要好奇,更不要觸摸,你的第一選擇是儘快離開!   我的大學時代是在北京海澱區的的某個高校度過的。海澱區集中了北京的大部分高校。這些學校平均每年都有學生意外死亡或自殺。在我們學校,這個數字是2。   和其他高校一樣,我們學校的教學樓群也是五十年代建造的莊嚴肅穆的工字樓。幽深的走廊,暗灰色的水磨石地板,深褐色的油漆。為了省電,走廊的電燈都是半壓。尤其在白天,從樓外走進樓內要好一段時間才能適應。   因為是本校的代表系,我們系理所當然地佔據了一號樓。畢設那年,我們的教室在第三層,再上一層就是一號樓的最高層——第四層。因為很少上課,那裡除了幾個臨時的小教室,其它都是些不知所用的小房間,裡邊大概都是些早已棄置不用的器材,因為算是學校固定資產,所以沒法扔掉。   跟我們同樓的還有其它幾個小系。對大四的學生來說,出雙入對已經司空見慣了。工字樓中央的樓梯在第四層到了盡頭,因為少有人來,所以這裡成了情侶們幽會的場所。在第四層樓梯兩側,各有一個小房間,歸不同的指導老師所有。其中西側的房間是我一個同學做畢設的地方。   有段時間我和那個同學比較要好,他透露給我說,晚上小房間外經常有妙事發生,相當三級,問我想不想看。反正無聊,我想偷窺一下算得了什麼。但是連著兩個晚上,什麼事也沒發生。   第三個晚上,我已經失去了興趣,但是另一個同學(因為不便說出名字,所以分別叫他們C和D)D嚷著要來,於是這次我們去了三個。   晚上九點多鐘,有些自習的同學開始往回走了。不久我們聽到幾聲低笑,有人上來了。C伸手關了燈,掩上門,假裝沒有人的樣子。我們掀開窗戶上的報紙,在黑暗中你推我擠地暗笑。   一對情侶走上來,四處看了看,就開始肆無忌憚地粘在一起親吻。男的拿手在女的身上亂摸,女的一邊吃吃笑,一邊故作生氣地用手往男的身上捶。C介紹說這是對面房間作畢設的女生,然後學那個男的往我們這邊身上摸,於是我們一邊低笑,一邊互相又捏又掐,有幾次差點叫出聲來。   好景不長,那對情侶很快就分開了,兩個人說了幾句話,男的下樓了。   那個女生還是很興奮,在小房間前的空地上蹦蹦跳跳。接著她好像發現了什麼東西,伸手在空中抓。月光投射到旁邊的牆壁上,加上遠處發黃的燈光,那裡還是看得比較清楚的。我們早就適應了黑暗,但我除了看到她頭頂高處一段隱約可見的破電線,什麼也看不到。她伸手像是在拉什麼東西,後來動作越來越慢,而且看起來很古怪,仿佛有人操縱著她的手。我們幾個張口結舌,不知道她玩什麼花樣。   她最後停下來,動作僵硬地慢慢往小房間那邊走。在她快要走進牆壁的陰影中時,忽然轉過頭來。月光就射在她下邊樓梯道的牆壁上,那張臉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瀕死一樣異常,而且分明在看著我們。我們三個毛骨悚然,好像突然置身于荒野墳塋之間,在驚恐中同時往後退。報紙滑下去,遮住了窗戶上的小縫,屋子裡更加黑暗了。   整整有三分鐘,我們動也不敢動。後來C打開了電燈,我們掀開報紙看了看,外面什麼也沒有,於是不顧一切的逃了出去。跑到樓下,才發現自己渾身都是冷汗。回頭往上看,那個女生的房間不知道什麼時候變黑了...   第二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傳來一個消息,我們系樓裡昨天晚上有個女生自盡了,用的是一根軍訓用的背包帶。我問哪個房間,回答說在四層。只有那個房間...   我趕緊去找C,C臉色蒼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後來有一個月不敢去四層,白天也得有人陪著。當天晚上我們三個先後被人叫去問話,我們都說不知道,實話實說沒人會相信,而且會輕易地背上嫌疑。因為我們在那個女生死亡前一個小時就回去了,所以沒有再問下去。後來此事怎麼處理也沒人知道。   因為害怕,我們三個沒有再說起那件事。畢業以後,D靠父母的關係留了京,我和C去了外地。   去年夏天我去北京出差,之前我們班有幾個同學跳槽去了北京,C也在其中。在北京辦完事後,把幾個在北京的同學統統叫來,那天晚上我們一塊在中關村的一個酒家邊吃邊聊。   D在學校時就一直身體虛弱,時常生病。現在身體也不好,吃飯間不斷咳嗽。到了差不多的時候,我忽然想起那件事,把C和D都叫過來,打算討論一下那天晚上那個女生到底在做什麼動作,D咳嗽了一聲,疑惑地說:“什麼動作?你們沒看到嗎?”我和C相互驚愕地看了看對方,一再追問。D說:“那個女生在拉一卷背包帶,那東西就搭在破電線上。我當時奇怪背包帶怎麼有紅色的...”   我和C面面相覷,一齊轉身往窗外看,夜色中的中關村小巷,一片漆黑...

美國被襲-陰陽眼短 [鬼故事]

大奔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有這種功能。他可以看得見街上血淋淋的人走來走去。並不匆忙也並不慌張。臉是灰白色的。宛如使用日久了的滑鼠或者鍵盤的顏色,間或著有一兩道裂痕。大奔是在美國一間很出名的電腦公司做雜工。每當他擦洗那些老外的電腦的那些外部設備的時候他就會不自禁地想起街上的那些血人。   恐怖分子的飛機剛炸了美國佬的貿易中心。大奔因為那天剛好去了那貿易中心附近的電腦維修點提點貨,所以親眼目睹了整座世界貿易中心崩塌的過程。當那大鳥似的民航機轟隆一下撞上了貿易中心的上半層的時候,大奔發現,他的眼睛就突然接受不到任何光線的資訊了。整天對著電腦的大奔的第一個潛意識反映就是,電腦黑屏。然後當他明白過來的時候,他就嚇壞了。我還沒老婆。他想。我怎麼能這麼早就變個廢人?大奔努力的讓自己的瞳孔掙大,當他終於看到了東西的時候,他也看到了血人。   大奔是痛恨美國佬的,據說他的爺爺的媽媽就是死在了美國人的手上。而他有生之年以來就一直是被美國佬欺負著的。大奔的愛國之心由此而來,所以這次國帝國大廈被炸,大奔在心底狠狠的說了一個“爽!!”字。   大奔神經質地過了幾天,他努力的讓自己遠離血人。但是有時候的事情往往是不由自己心所想。那天大奔去公司上班,突然想起漏了件重要的東西在家裡,大奔一轉身,就和一個血人撞了個滿懷。大奔清清楚楚的記得,那個血人是在自己的身上穿了過去。當時大奔就感覺到一股急嗖嗖的寒氣刷的一下侵佔了身體,整個人的心發了毛,大奔死也忘不了,那個白種女人的在他的鼻子前暴閃出來的一雙寒嗖嗖灰色眼睛。   大奔想起小的時候在老家婆婆給他講的故事,婆婆說有的人是有陰陽眼,可以看得見死去的靈魂,也可以幫助他們超生重新投胎做人。大奔終於記得,婆婆給她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婆婆的手好象是在半空中撫摸著什麼。婆婆還常常會無端端的消失了半天,哪裡都找不到。自從爺爺死後,婆婆便是如此。大奔十三歲那年,婆婆無疾而終,死後屍體無端端的少了一截手指。   最近大奔發現,街上的血人越來越少,但是也越來越可怕。全身爛爛的,很窮凶極惡。大奔有一次看了一個人的衣服,認得是美國軍隊的高級長官。大奔心裡漸漸明白了些事,活該!大奔對著那人啐了一口,活該!象你這樣的人是投不了胎的!大奔突然有些想念婆婆,婆婆的故事,說的是她自己。   七天后,那些血人就會消失,大奔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知道。
鬼故事 ブログトップ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